东北作家网 - 龙8国际pt平台_龙8国际娱乐pt老虎机_龙8国际手机pt客户端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327        发布时间:[2018-04-20]
    邓刚,原籍山东牟平,曾用名马全理。中国作协全国委员,辽宁省作协副主席,大连市文联副主席及作家协会主席,辽宁省劳动模范,大连市劳动模范。                                                                                                   开天辟地,铆工班的师傅们没有了笑脸,一张张沾着灰渣油渍的嘴铁闸般合紧,似乎万分痛苦。但你只要细细瞅去,却会发现,在这些佯装痛苦的表情后面,有一股掩饰不住的喜悦!这喜悦顶得他们眉骨一阵阵耸动,但暂时还不敢表露出来。  班长刚刚从车间主任那儿订包工签合同——这一个新车间,五百吨钢材,煨、打、焊、割,十个工匠,两个月包干,一吨钢材净得六块四。六五三千,四五二百,每人每月拿一百六十块。哈,顶得上两个科长的工资,天大的美事!包工单摊在大家面前,白纸黑字大红戳儿,两不反悔,一辈子的事儿,这回来真格的了!好——锤砸铁砧出声,汗珠摔地有响,出多少力,换多少钱,谁不打心眼儿里乐!但先别高兴,铆工班十二个人,明摆着,要开掉两个。开掉谁呢?当然,先捡孬的。第一个,不用说是焊工李月英。才生完孩子两个月,浑身皮肉松弛,整天低眉顺眼,当闺女时的青春朝气已荡然无存,上下工只惦记着一件事,回家给孩子吃奶。焊枪在手里刚攥两分钟,累了,需要休息,管你任务急不急,身子往旁边的工件上一倚,先歇半个点,谁能奈何?累坏了身子你负责!再说,挣你的钱吗?——现在不行了,搞包工包干,对不起,挣我们的钱了,不管不行,干不了,就请远点吧!但李月英毫不在乎,咱是社会主义,不会让她失业喝西北风的。上级有规定,不能坚持正常生产的孩子妈妈放长假,百分之七十开支。一个月少挣十来块钱算什么,雇保姆看孩子,一个月连工钱加情礼,三十多块。细算一下,里外里自己还多赚十来块,合算!李月英还巴望着赶快撵回家呢!  但是第二个却困难了,谁呢?当然大家心里都有数,却又不好意思开口,人总还有个面子,所以个个装出这副难看的模样。但第二个人自己心里明白,他倚在墙角里耷拉着脑袋,面孔赤红,紧锁眉头,他是铆工郭大柱。啊!郭大柱!这个立起象座塔,蹲下赛铁砧的汉子,要被大家开掉?别说笑话了!但这不是笑话,他就要被无情地开掉,只差人们把手指到他鼻尖上就是了!  从档案的表格里看:郭大柱,三十三岁,五级铆工,政治思想好,常年先进生产者…… 十全十美,端端正正。但是没用,人们不愿要他,因为他什么也不会干!五级铆工匠什么也不会干?是的,拿起图纸,郭大柱就眼花缭乱,被那些纵横交错的线弄得不知所措,甚至看不出倒正来;抡起大锤,他纵是千斤力气,也打不到点上,明明看得准,一锤砸下去,却偏砸在掌钳的钳柄上,震得人家虎口肿裂,骂他草包。他几乎成了废物,只好给二级工打下手,帮着搬搬抬抬,即使这样,人家还嫌他碍事绊脚。吃大锅饭时,大家还可以嘻嘻哈哈地在一起混,现在包工包干了,好枪好马都往一起抱团儿,谁要他!  郭大柱为什么没有技术?唉,怨天怨地生日时辰不对,但怨谁也晚喽!三十三岁,日过午了!  他默默地站起来,在四周人那样既怜悯又无可奈何的难堪表情下,困难地走出休息室。班长从后面撵上来,叫道:“大柱!……”下面的话有些难说了。郭大柱慢慢回过头来,咬了咬嘴唇:“别说了,我明白…… ”  一等郭大柱离开,铆工班的人马立即欢声笑语地谈开了:“咱们大家都拿出真本事,这次干好了,下次包他一千吨!哈哈!……”但班长小声地说:“够大柱受的。”有人立刻接话说:“哼,可怜他?他也该倒点霉了!”  一滴热泪险些涌出郭大柱的眼眶,他踉踉跄跄地朝车间办公室走去。  厂部规定,凡是包工以后挤出的剩余劳动力,一律重新安排。于是,车间主任的办公室挤得满满的,一片怨声怨气。郭大柱偷偷地将目光扫去,天哪,这全是些平常泡病号、迟到早退、不正经干活、调皮捣蛋分子。一个“包”字“突”地砍将下来,把他们从那些真正有本事的人群中齐刷刷地砍开,全现出原形了。郭大柱,这个头脑聪明、性格刚强的汉子,竟要同这些五马六混的人为伍了!做梦也想不到呀!他赶紧找个角落蹲下来,脸上呼呼地发烧。四周闹嚷嚷的声音却一个劲地朝他两耳里灌:  “他们不要我更好,哥们早就不愿干了!”  “咱天天到这儿坐着,照样开工资,更不错,科长也不换!”  哈哈哈!几个小青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竟张着嘴乐开了。还有几个人,踏到办公桌上面,凑伙打起扑克来,一片“大王小王”, “二鼻子调主”的呼喊,好象参加庆功会似的。李月英不知什么时候也到了,还把孩子抱来,正敞着怀给孩子喂奶。旁边几个妇女正抓紧时间织毛衣,其中一个正给李月英的孩子相面,叽叽嘎嘎地笑着说:“两耳贴脑,福气不小,将来能当大官呢!”李月英丧鼻丧脸地说:“只要不当倒霉的工人,管干什么都行!”  但大多数人的表情是愁眉苦脸,忧心忡忡的。他们同郭大柱一样,感到自已是筛出来的渣滓,甩出来的劣货,正红着脸等候重新发配。但是郭大柱却又发现,在这群人里,也有些平常日子名声显赫的面孔,例如钳工副班长刘钢炮,还是厂里的标兵呢!多少次在全厂职工大会上发言,他都是声若洪钟,慷慨激昂,念出的决心书激动人心,谁听了都得热血沸腾,为钳工工匠们挣得了多少光彩!可现在也被撵出来了。是啊,真刀真枪,凭技术和气力的包工,再好的嘴又有什么用呢?顺着刘钢炮望去,郭大柱更是吃了一惊,全厂有名的“红管家”老阮头也在场!这个勤勤恳恳的老阮头呀,你怎么也给塞进这支丢脸的队伍里呢?不论是风雨阴晴,不论是春夏秋冬,你都会看到老阮头那弯弓一样的身影,在车间,在仓库,在马路上转悠,每一寸木材,每一根铁钉,每一片破布,每一滴机油,他都小心地积攒起来。有一次老阮头为了在冻硬的冰雪层里挖一个螺丝帽,整整用铁镐和手锤扒了一个下午呢!有人说这是得不偿失,但领导说这种精神值千金。后来老阮头为此手指长了冻疮,还坚持上班,多感人的事迹!天长日久,日久天长,老阮头捡的那些东西,装了好几个节约箱。每当记者下厂时,领导就把这些节约箱摆出来,挣得多少荣誉!每年年末,老阮头都捧一张“节约标兵”的奖状回家去。那奖状挂了整整一山墙!可就这么个光荣的红管家,也被撵出来了,人心啊……细想一下,人家要他干什么?干活顶不上半拉人使用,就会拣废铜烂铁摆节约展览,顶屁用!小伙子们背后都叫他“捡破烂的”。此时,老阮头正委屈万分地倚在墙根,小声小气地嘟哝着:“这年头,认钱不认人呀!……”  “哼!千不怪,万不怪,就怪咱太听官的话了!”刘钢炮忿忿不平地说,“早知有今天,当初宁肯当落后分子!”  郭大柱浑身猛地一震,不由得有些心惊。他自己不也这样想过吗?郭大柱沉重地埋下头。  厂里早就吵吵要实行合同包干,大家都兴高彩烈,纷纷说这下可好了,多干多挣,不干不挣,那些松松垮垮、蹭蹭滑滑的现象会一扫而光的。你郭大柱却与众不同,预感到一阵阵不安,现在终于兑现了!一个“包”字推下来,人们都瞪起眼,好马强将都往怀里抢,弱兵劣马往外面推,什么感情、友谊、面子,全不讲了!当然,那些不正经工作的人应该剔出去,但你郭大柱属于这一类人吗?不,他压根儿就不是这个队伍里的人!但是——啊,但是什么呢?……  隔壁车间支部办公室,头头们正叽叽咕咕地在紧张地讨论什么。看来他们对包工包干以后的形势估计不足。过去下面常常喊缺人力呀,缺物力呀,大会小会总是这样表决心:我们在人工少、任务重的情况下如何如何。可没想到一个“包”字行下去,卤水点豆腐,会出这么多水分,会挤出这么一大堆闲人来。原来想成立一个清扫队,一个技术学习班,现在看来远远容纳不了这么多的闲人。郭大柱头贴着墙,时时听到那边高书记尖刻的声调,好象是什么路线正不正的意思。一听到高书记的声音,他就涌上来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儿,唉,他难道不是象刘钢炮发牢骚说的那样,“太听官的话了”吗?  刚进厂时,郭大柱和刘钢炮都是不到二十岁的小伙子,脑瓜聪明,浑身是劲儿,学什么会什么,师傅们都说他俩将来是了不得的铆工匠。谁知那时厂里三天两头开会,誓师会、批判会、决心会接二连三。郭大柱会写一手漂亮的字和文章,把班里的决心书、批判稿写得一摞一摞。刘钢炮也显出了才华,他会朗诵,会念发言稿,嗓音象半导体收音机似地又亮又响,听起来有力气。大家乐坏了,把他们两个捧得宝贝似的,很快就成了人们公认的秀才,不管上面来多少政治任务,你说写还是讲,我们有秀才顶着呢!但是钳工班提意见,这样两个难得的人才不能放在一个班使用,于是连借加赖,把刘钢炮抢去了。后来领导上发现了,便以上级需要的名义,把他俩全弄到办公室搞革命。高书记郑重地向他们宣布,革命的需要就是一个人的理想。当然,他们毫不犹豫地扔掉了还没在手心里握热的锤枪刀铲,去整天地写,整天地讲了。师傅们也都羡慕地说:“走吧,这里水浅,养不住大鱼!”后来,如果不是每月回班组开一次工资,他们简直就忘了自己是工人。十来年过去了,他们一直打着“以工代干”的名义在办公室里奔忙着。有多少工作要干呀,政工组托他写稿,工代会求他画宣传画,保卫部门找他搞外调,计划生育办公室又叫他去画“一对夫妻一个孩”的宣传橱窗,车间工段请他下去画“决心栏”、“批判栏”、“学习栏” ……真是一块香饽饽八下抢,郭大柱红遍全厂。刘钢炮更闲不住,加入巡回批判分队,批了这个批那个,堪称应接不暇。当他们望着开工资的单子上写着“铆工”、“钳工”时,自己都觉得可笑了。长工资时,高书记在大会上大声宣布:“象郭大柱、刘钢炮这样的青年应优先升级,他们任劳任怨,党叫干啥就干啥,对革命的贡献最大!”而那些在下面出力干活的伙伴们却远不如他们,一到长工资时,就诚惶诚恐地跑到郭大柱这儿听信,求他在领导面前美言几句。这样,一天锤没打的郭大柱,一步一个台阶,毫不费事地晋升到五级铆工。  可是今天,他们这些“以工代干”的人突然成了废物,生活开了个多么可怕的玩笑!当“整顿”和“改革”的风头刚刚吹来时,首先遭难的是这些“以工代干”的人员。国家正式干部都“泥菩萨过河”,谁能保住他们!他们有些气不过,找高书记诉苦:“我们一心一意为革命做贡献,到头来一点正经技术也没学到手,就这么撒手推下去不管,合乎党的政策吗?”然而,高书记更痛苦:“……怪谁呢?怪‘四人帮’吧!”刘钢炮火了:“现在谁都是事后诸葛亮,什么‘四人帮’,说的轻巧,当年你怎么说的?‘紧跟党中央’,不是成天挂在你们嘴上吗!”然而有什么法子,全车间、全厂、全市、全国,象他们这样“以工代干”的人多如牛毛,难道都能转成国家干部吗?再说,长眼珠的谁都看得见,干部们多得要把办公室胀裂了!精简机构确实是对的。好在高书记对他们毕竟是有感情的,在大会上宣布:这些“以工代干”的同志下去,是为了充实各生产班组的政治力量,一句虚话,给了他们一个光彩的面子下去了。但这些年整顿和改革的步子越来越大,事到如今,真枪实弹地包工,终于无情地把他们弄得一文不值了。  一直到中午,头头们还不露面。小伙子们说笑够了,扑克也打厌了,纷纷跳下办公桌,喊着到厂外下饭馆。他们一点愁意也没有,真令人羡慕!桌面上的计划纸被弄得满地都是。老阮头走过去捡起来,又吹又拍地一张张掸灰,并连连嘟哝:“这么白的纸,多可惜!”旁边有人说:“这老头,凤凰落坡了,还瞎积极!”  李月英的孩子从来没经过这么多人的场面,可能受了惊吓,屙了一泡稀屎。她正喊旁边的人拿纸给孩子擦屁股:“要那份软乎的计划纸,软乎的!……”简直就象在这里住家过日子了。(完)
 
首届张之洞文学奖征文启事
150元/千字 | 《萱小说》全国征稿
《北京文学》北漂故事”征文启事
金诚杯”屯垦戍边诗歌有奖征文启事
千钟粟里写丰收”有奖征集粮食字活动开始了,大家快来参加!
我与报告文学”全国征文启事
2018征文征稿大赛启事,稿酬200元/千字
驻马店我与改革开放共奋进”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山西省黄河、长城和太行的民间记忆”征文
海门市我家这40年”有奖征文启事
中华传世经典家训品读”征文启事
第三届书城杯”全国龙8国际pt平台大赛征稿启事 首奖2万元
九江银行杯”第九届白鹭洲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神秘湘西·古韵浦市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300元/千字 | 读者原创版征文:那个不一般的老师
大观杂志社公开招聘编辑人员
第二届温瑞安杯” 世界华文武侠微型小说大赛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和摄影作品大赛举行颁奖仪式
第二届中国工业文学作品光耀杯”大赛征稿启事
《中古建材报》党建周刊征稿启事
更多...

冯骥才

郁达夫
更多...
龙8国际pt平台_龙8国际娱乐pt老虎机_龙8国际手机pt客户端“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发展蓝莓产业助推乡村振兴战略发展——专访怀宁县政府副县长程从春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龙8国际pt平台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龙8国际pt平台   中国龙8国际pt平台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龙8国际pt平台   陕西龙8国际pt平台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龙8国际pt平台   重庆龙8国际pt平台   江苏龙8国际pt平台   山东龙8国际pt平台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龙8国际pt平台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龙8国际pt平台   浙江龙8国际pt平台   河南龙8国际pt平台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龙8国际pt平台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龙8国际pt平台   福建龙8国际pt平台   内蒙古小龙8国际pt平台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龙8国际pt平台   西部作家   泸州龙8国际pt平台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龙8国际pt平台   贵州龙8国际pt平台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龙8国际pt平台_龙8国际娱乐pt老虎机_龙8国际手机pt客户端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