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 龙8国际pt平台_龙8国际娱乐pt老虎机_龙8国际手机pt客户端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王晴飞  来源:  本站浏览:186        发布时间:[2018-11-15]
    如果不是我们刚好生活在人类主导的世界,又碰巧知道刘亮程是人类中的一员的话,在看完《捎话》[1]这部长篇小说后,我很可能会怀疑作者是一头驴,因为这是一部以驴为主角也常常以驴的眼睛观看并讲述世界的小说。  在小说中,驴所以能占据主导地位,主要是因为声音大。这是一个看声音的世界,而又只有驴可以真的“看见”声音。在驴的眼睛里,声音有着具体的颜色与形状。譬如,昆门徒诵经的声音“像浮尘像雾,裹着昆塔一层层攀升,升到金灿灿的塔尖时,整个昆塔被诵经声包裹。那声音经过昆塔有了形,在塔尖上又塑起一层塔。一座声音的塔高高渺渺立在裹金的昆塔之上。诵经声又上升,往声音的塔尖上再层层塑塔。越高处的塔就越扁,越缥缈。”  驴的叫声则与天庭有着隐秘而直接的联系。在驴看来,驴的鸣叫之声造成了天庭,高于一切声音之上,也只有驴的叫声可以传到天庭,被视为圣音,而人的声音却高不过麻雀的翅膀,无法上达天庭。驴还认为它们的叫声支撑着天庭的城堡,驴不鸣叫,天庭便会塌下来。驴的鸣叫之声也是通往天庭的阶梯,它有着绚烂缤纷的色彩,可以垒出不同形状的建筑,铺就七色彩虹,鬼魂顺着彩虹之路升上天庭。[2]  一、彩虹与塔  彩虹和塔,在西方文化典籍中都有特定的含义。在希伯来语《圣经》中,大洪水过后,上帝将战弓(彩虹)挂于云端,与幸免于劫难的众生立约:洪水滔天灭绝苍生的灾难,再不会重演。是为彩虹之约。彩虹是上帝与天下生灵立约的标记,也是上帝对生灵的承诺。驴的鸣叫之声呈现为七色彩虹,是驴与天通、接近真理的象征。而塔则与巴别塔有关。“起初,天下只有一唇一音,一门语言”,而人类出于妄念,烧砖造塔,让塔尖直通天庭。上帝不愿意人类抱团成一个民族,于是搅乱语言,使其不能互相听懂,分散各地,成为不同民族。塔象征着人类不能认清自身局限的妄念。  中国文化典籍中也有类似的故事,即所谓的“绝地天通”。在中国人的传说里,使天地隔绝的不是上帝,而是政教合一的圣王颛顼,如《国语》中所说:“颛顼……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属民,使复旧常,无相侵渎,是谓绝地天通。”在这两种传说里,神人相隔都与人类的堕落(文明)有关。绝地天通之前的世界,是“九黎乱德,民神杂糅,不可方物”;[3]在造巴别塔之前,人类的罪恶已使得上帝降过一次毁灭性的洪水灾难,而主导造塔的宁录又是罪人含的孙子,建塔之举是源自人类窥伺天庭的妄念。这些都象征着人类开始将自身从自然(神)中分离出来,踏入文明的进程,也意味着人类从此再也不可能直接与完整的世界融合无间,直接感知绝对真理。在西方是人类不再能够直接领受上帝之法,在中国则如庄子所说:“后世之学者,不幸不见天地之纯,古人之大体,道术将为天下裂。”[4]  在《捎话》中,驴的声音(语言)没有分裂,驴的叫声只有一种,全世界的驴叫声都是一个样,它直达天庭,意味着可以与天的真言直接相通。人类的声音则一直处于众声喧哗的纷乱之中,其中的每一种声音(语言)都不能够准确地感知、传达天的真言,也不能与天沟通,如天庭守门人对翻译家库所说,“人声高不过麻雀的翅膀”,无法传到天庭,“上天把真言给过人,被人传歪。唯独驴叫没有走形。”这其实是驴尚未从自然中分离出来,与人相比,它与自然(天)的关系更和谐,因而更具有神性,更接近真理。  驴的声音与天相通,对世界的感知更整全,不像人类的感知因受到遮蔽而残缺,蔽于一端,所以驴知道很多人类无法知道的秘密,具有很多人类不具备的能力。除了可以看到声音的形状和颜色,驴还可以预见生死,看到鬼魂,听到鬼魂的声音,驴也能看到人的思想,知道人类在想什么,因为人想事情的时候心里有个鬼在动。  人类对此并不自知。在人畜鬼杂居的尘世里,人与驴对于各自的地位也因此有着不同的判断。在人看来,人类当然是世界的主宰,驴只是人类的奴仆,但是驴并不做如是想,毗沙国的驴持一种驴类中心主义立场,它们认为(至少有一半驴这么认为)驴才是世界的中心,毗沙国的城墙是为驴修的,所以毗沙国是一个大驴圈,驴才是世界的主人,而人只是驴的牲口。虽然人骑在驴的身上,驴的声音却骑在人的声音之上。在《捎话》设定的世界中,驴的认知显然比人更接近事实。  在驴的映衬下,人类的愚妄表现在对虚假真理的执着。因为语言的不同,人类各自秉持着不同的观念,而都偏执地以对方为邪说,只有自己信奉的才是真理。毗沙和黑勒两大国分别奉为真理的昆经和天经,在各自门徒的念诵中都呈现为塔的形状,各有不同,或为昆塔,或为天塔,但在驴的眼中,二者并无区别。这些蔽于偏见的观念,是对天的真言(绝对真理)走形的转译,早已远离了真理,却又分别与权力相结合,不仅未能消泯人类曾经的妄念,引领人类走向团结与融合,重新找回与天的沟通之道,反而开启了人类之间的冲突与战争。  《捎话》的叙述,主要有两种视角。一是人的视角,以库的眼睛看世界;一是驴的视角,以谢的眼睛看世界。[5]这两种视角交叉进行,既有互补,也是以驴的眼睛来揭示人类认知的局限与可笑,产生反讽的效果。在具体的写作手法上,则是把大事往小了说,把庄重的事往粗俗了说,把正经的事往荒诞了说,把人的事用驴话、鬼话说。  如昆门徒与驴的关系。昆在毗沙国人心中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昆门徒作为昆的尘世代言人,自然也受到众人的敬重,但是民间却也流传着母驴与昆门徒暧昧关系的故事。“毗沙人敬昆,昆门徒和母驴的事儿都推在驴身上。”德昆门照顾小母驴谢,却经常在半夜摸到驴圈,想占她的便宜。王达昆门让库将谢捎给黑勒的买生大昆门,德昆门特意交代:“库,你记住了,不能让她的皮毛有丝毫损伤。还有,她是头小处母驴,你要把她的完好身子交给买生大昆门,千万别叫公驴给爬了。”不能损伤皮毛,是因为王大昆门在谢的身上偷偷刺了一部昆经,事关重大,但是谢的贞节问题与库的捎话任务无关,德昆门如此郑重交代,正是在庄严中显出不正经,形成反讽的落差。  这种以粗俗之事反讽庄严的笔法,在毗沙国对黑勒国的“屁战”中也有充分体现。毗沙国是礼仪之邦,人前不能放屁,连驴都必须遵守,许多驴因为违礼而被处死。可是忽然有一天,王大昆门建议国王以屁为武器,攻击黑勒国,于是国王亲率众大臣、昆门,大放特放,形成一股黑烟,如一只黑色大臭鞋,一路向西,并有檄文:  我毗沙国国王及众昆门徒之臭屁,乘此东风飘到黑勒,风多长屁多长,一路先把黑勒地界灌浆的麦子熏臭,把河里的水熏臭,把锅里碗里的吃食熏臭,把手上沾了毗沙人血的刽子手熏死,让他带着一身的屁臭死去,让整个黑勒从此臭名远扬。  不幸黑色大臭鞋半途遭遇风的转向,毗沙国的黑暗武器转头攻击了本国。这是以粗俗的拉伯雷式笔法写庄严战争,以亵渎的精神,使佛头着粪,冒犯无知的权力和看似庄严的真理,以顽童、村夫的戏谑之眼剥去那些庄严之事表面的谎言,露出内里荒诞滑稽的本相。  毗沙国与黑勒国冲突的原因,也颇具荒诞色彩。原本两国同奉昆为真理,忽然黑勒国改尊天为真理,于是展开长达数十年的残酷战争。两大强国之间的战争,其理由却是毗沙国西昆寺的九丈高墙挡住了黑勒国的太阳,这见诸黑勒国向毗沙国提交的国书。据黑勒国的宣传,由于毗沙国的高墙挡住了太阳,导致黑勒的天亮得晚,黑勒人每天比毗沙人少了一个时辰,日积月累,黑勒国事事落后于毗沙国。认为对方的高墙挡住了自己的太阳而导致天亮得晚,这既是人类认知的局限所致,也与人类的利益争夺有关,如库的师傅所说,“毗沙和黑勒,是东西方势不两立的两堵高墙,他们都认为对方挡住了自己,都发誓要把对方推倒。”伴随高墙说而生的又有鸡鸣说。当两国交好时,“黑勒昆门徒到毗沙取经或拜见国王,第一句话都说:我们黑勒鸡是被东方的毗沙鸡叫醒的。或者说毗沙国的天先黑勒而亮。以此表达对毗沙的尊重。后来黑勒人改信天宗,便再不提谁的鸡先叫了,只说‘天的声音早于所有鸡叫。’”而毗沙人则仍坚定地认为天是毗沙的鸡叫叫亮的。人类关于真理的表述,在不同群体中,因各自利益的不同,而产生不同的面目,这也是人类不能真正见到真理的原因之一。人类的真理,很多时候不过是粉饰权力和欲望的工具,并不能独立存在。人的舌头不能准确转述天的真言,人的耳朵听不到真理,人的眼睛看不到声音,正因为它们都被权力与欲望所蒙蔽。在《格列佛游记》中,小人国的国际争端源于吃鸡蛋时先敲大端还是小端,国内的争端则有穿鞋子的高跟派与低跟派。高墙与鸡叫,既是人类野心和贪欲的借口,也是在嘲讽那些关于真理的争论都不过是蜗角之争,所论的只是一时鸡虫得失。  在权力与真理之间,隔着一重中介,就是语言。在西方的典籍中,上帝乱人语,人类才有了各种纷争,而人类也的确是因为产生了不同的语言,才有了各自的真理与文化,导致真理之间的冲突。  二、照亮与遮蔽  小说题为《捎话》。捎话既是一个动作,也是一种身份。作为身份的捎话有两种意思,一是翻译,一是间谍,当然很多时候翻译也兼做间谍。在故事发生的时空里,并存着几十种语言(声音),也存在着几十个说不同语言的地区。一种语言便是一个世界,在这些不同世界间穿梭的是翻译,也就是捎话人,在小说中则是那个懂得几十种语言的库。  在《捎话》的世界里,语言具有巫术性质与象征性的创世功能,可以召唤出世界,如同“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这或许是语言的本质。对于不懂得某一种语言的人来说,那种语言所代表的世界是沉默与黑暗的。当库和盲昆门初遇,两人语言不通,盲昆门看不到库比划的风,“那些正呼呼地刮过天空的明亮的风,在盲昆门心里全是黑暗”,而当两种语言终于开始沟通,“盲昆门用自己语言的天亮交换来毗沙语的天亮。两个语言的天同时亮起来。”  语言给人带来的不仅是光亮,也有黑暗。当语言在照亮世界的同时,也在遮蔽这个世界,给人类的认知设下陷阱。人类发明了语言,在语言与事物之间确定了对应关系,但是语言在指涉事物的同时,也限定了事物的意义与可能。语言并不能直接击中事物的本质和天地间的真理(道),它只是通往真理的手段,或是一个提示真理的方向与可能的快捷方式,其本身并不代表真理,如老子所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真正的真理是无法直接言说的。《庄子》中谈论语言与真理的关系,说到卮言:“卮言日出,和以天倪,因以曼衍,所以穷年。……非卮言日出,和以天倪,孰得其久。”语言与真理的关系,就像影子与物体的关系,如蝉壳与蛇蜕,既与本体相似又不是同一物,“彼来则我与之来,彼往则我与之往,彼强阳则我与之强阳”。[6]卮言,指的是“因物随变,唯彼之从”,语言要不断随事物的变化而变化,保持顺畅的流动性而不凝固,才有可能接近真理,一旦拘泥执着,便会陷入语言的泥淖,离真理的光亮越来越远。库的师傅深谙语言的黑暗性,他对库说:“你每学会一种语言,就多了一个黑夜”。在库所熟悉的各种语言中,最为宏大辽阔的是皇语,它照亮的世界最广大,也最明亮,但是也最多陷阱,如师傅所说,“每个皇字都是敞开的窗户和深不见底的陷阱”,“你耗其一生都走不出皇语的海洋”。比语言更缺少流动性的是文字,文字更容易因含义的固定而丧失弹性,失去指称事物意义的功能,成为语言的尸体。所以库的师傅一生只学语言,不习文字,他说:“你识了字,就有书写的欲望。那些话就被定住了。我们捎话人捎的是活的话”。  捎话意在沟通,将一种语言翻译成另一种语言,一个世界捎到另一个世界。人类的语言既不能如驴叫一般准确传达真理,也不足以在语言之间正确转译。语言与真理的非同一性导致了语言的暧昧性和不透明性,这是人类认知的局限。不同的语言所代表与照亮的世界不同,而在语言之间则存在着大量暗影空间,潜伏着语言无法照亮的黑暗。捎话人作为翻译者,穿梭于不同的语言与世界之间,常游走于语言明暗相间的黑影中,他们对语言的不透明性深有体察:“那些看似被不同语言照亮的地方,其实更黑暗。就像毗沙语说不出黑勒语的早晨。昆经想照亮世间的黑,可是,经文翻译成黑勒语、毗沙语、皇语和丘语时,都无一例外地被扔进这些语言的黑暗中。”将一种语言中的真理翻译成另一种语言,难免因损耗而走形,如同样根据原文翻译的不同语言的昆经,其间的差异远大于和另一部完全不一样的经书,一个意思如经不同语言辗转相译,则最后传达的定然与本意南辕北辙,“其意思偏差之大就好像早晨赶出去一群羊,下午吆回来变成一群狗一样”。意在沟通的捎话常常反而增加了误解。  而实际上,即便是在同一种语言中的捎话,也照样可能严重变形。如关于人羊的故事,被不同的捎话人从毗沙传往黑勒,产生了不同的版本,也在传播中不断演变、发酵,“那些捎话人,捎到黑勒的都是已经长大的故事,故事在漫长的旅途上越长越大。他们需要那些小事情长大,变成他们的大事情。那些发生在远处的芝麻小事,传到黑勒都成了西瓜大事。”把芝麻小事变成西瓜大事,固然与人类认知的局限有关,更是权力的需要——黑勒汗王需要一件西瓜大事来动员民众,发动一场战争。  语言本身即与权力相关。因为语言在传达真理,而国王可以直接定义真理,语言之于国王,是其权力触角的延伸。不同的语言具有不同的地位,这也与其背后的权力直接相关。在库的语言世界里,皇语是最高权力的表征。毗沙的许多事情是皇语说了算,毗沙人说三句话里必有一句皇语,皇语是毗沙语的靠山和顶梁柱。  语言的不透明性在给转译带来困难的同时也使捎话成为一种权力,尤其是在不同语言之间更有大量足供捎话者自由操作的空间。鲁迅在《略谈香港》中讲过一个关于通事(即翻译,捎话人)的故事:我记得蒙古人“入主中夏”时,裁判就用翻译。一个和尚去告状追债,而债户商同通事,将他的状子改成自愿焚身了。官说道好;于是这和尚便被推入烈火中。[7]库在被黑勒国俘虏后,成为汗王的语言总译,是汗王的另一个舌头,他的话代表了汗王的话。当汗王下令“屠杀全村,一条狗都不放过”时,库将其翻译成“屠杀全村有罪者,包括狗,天仁慈,原谅归顺者”,救了一半村人的命。这就是翻译的权力。语言的不透明性,使捎话人在延伸权力的同时,也在损耗着处于源头的权力,而在其中夹入捎话者的意志。  三、分裂与融合  语言的不透明性源于人类灵魂的不透明。在小说临近结尾处,库向天庭守门人表示希望到天庭做翻译,守门人告诉他,天庭里的人灵魂是透明的,无须翻译。所谓“透明”,指的是同一性,既是人类间灵魂的同一性,也是人的灵魂与天的真言(真理)的同一性。在这里,不再存在语言的暗影地带,翻译也就没有了用武之地。守门人说天庭是人遗忘的故乡,也是在说人类语言被搅乱之前的事。人类需要在走进文明而分裂之后,走向新的融合,重新找回故乡,听懂天的真言,感知失去的整全的真理与世界。  庄子关于人性与道术(真理)的分裂,有过这样的表述:“天下大乱,贤圣不明,道德不一。天下多得一察焉以自好。譬如耳目鼻口,皆有所明,不能相通。犹百家众技也皆有所长,时有所用。虽然,不该不遍,一曲之士也。判天地之美,析万物之理,察古人之全。寡能备于天地之美,称神明之容。是故内圣外王之道,暗而不明,郁而不发,天下之人各为其所欲焉以自为方。悲夫!百家往而不反,必不合矣!”[8]人类的语言无法传达天的真言,人的眼睛不能看到完全的真理,正是因为各执真理之一端,盲人摸象,不见全牛,沦为“一曲之士”。若要使天地间的真理从割裂的碎片状态回到原初的整体,必须由“往”而“反”,达到“合”的境界。  所谓“合”,即是融合,在《捎话》中,体现为各种杂糅,如鬼魂间的杂糅,马与驴的杂糅,人与驴的杂糅。杂糅之前的状态其实是分裂。在驴和马交配而生的骡子身体中,驴的部分和马的部分,存在缝隙;妥和觉的身体中,妥的部分和觉的部分,也存在缝隙。妥和觉分别是黑勒国和毗沙国的将士,各自信奉着天和昆,原本是仇敌,死后却阴差阳错,妥的头和觉的身子被皮匠缝在了一起,头的鬼魂和身体的鬼魂也被连在了一起,两个灵魂伙用一套身体。妥觉各自守着生时的真理,互相争吵,两魂曾顺着炊烟飘到天庭门口,看到天庭中黑勒亡魂和毗沙亡魂手牵着手说笑,妥觉却被挡驾。守门人对妥说,“天庭不要没身体的头”,又对觉说,“你也回去,把头找来”。直到妥觉的灵魂分别能感知到对方的疼痛,达到了抛弃成见的理解,互相认可了对方,头和身体之间的裂缝不复存在,他们再度来到天庭,方才获得准入。在库的眼里,“那人的脖子,已经没有皮条缝合的痕迹”,“那是一双黑勒人的眼睛和一只毗沙人的手,已经结合得像是一个人了”。  杂糅是对蔽于一端的虚假真理的抛弃与融合。只有抛弃掉一孔之见和单方面的是非,从单一视角走向视界的融合,才能祛除因偏见带来的局限,消泯因语言的不透明性导致的黑暗,完整地感受到世界的整体,接近事物的本质,察得世界与人性之全。在视界融合这件事上,捎话人具有先天的优势。捎话人游走于各种语言之间,洞悉人类语言的秘密与局限,不太容易像一般人那样委身于单一的片面真理,常显出身份与立场的暧昧性。黑勒国攻掠毗沙国疆域,强令毗沙人改宗天经,毗沙人“头脑里全是昆,信不得别的”,库劝说他们:“你先改了宗把头保住”,“把头保住,回去慢慢跟头里的昆商量,有头在,头里的事就能办。”对于人类的真理与是非,库不像一般人那么坚定,更多的是游移与模糊。  与妥觉的杂糅不同,库的杂糅是和母驴谢连在一起,成为一头人驴。谢被买生昆门杀死后,灵魂附在库的体内,以库的身体为家。库因此具有了驴的特性,他可以听懂驴的叫声,也开始学会驴鸣,可以看见鬼魂,能看见声音的形状与颜色。由于驴与天道相通的神性,库也无限接近了真理。在小说临近结尾处,库死后来到天庭门口,守门人让他回到人间,用驴叫把上天说给驴的话捎给人,因为只有驴叫不会走形。作为翻译家的库,一辈子都在捎话,但都是把人的话捎给人,把一种语言的话捎给另一种语言,而把天的话捎给人,即是把真正的完整的真理传达给人,所以只能用驴的语言,因为驴的语言不像人的语言具有不透明性,驴叫在全世界都是一样的。  天庭自然是人类融合的象征。在那里,人的灵魂透明,无需用人类语言交流,也不会因语言的不透明性而起纷争,人们重新泯灭偏见与仇恨,刚刚血战的敌对将士携手而成朋友。这其实正是人类语言未被搅乱之前的状态,那时的人可以直接感知天的真言,领悟到整全的真理。从这个意义来说,天庭是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以后失去的故园,如天庭守门人所说,“你在地上时每天进出的一扇门,就是天庭之门,我也在那里守门。你熟悉天庭甚于凡间。天庭是你遗忘的一处故乡。”借用西方典籍中的话来说,这是一个失乐园之后寻找乐园的故事。小说始于人间的昆门徒诵经声形成的昆塔,终于驴鸣显现的七色彩虹,重生的库充满喜悦,也是在预示人类从分裂走向融合,从远离真理的巴别塔走向接近真理的彩虹的可能。  刘亮程的作品常常流露出泛灵论的色彩,在他的笔下,花草树木虫鱼鸟兽皆可有灵。《捎话》所创造的世界也是如此,万物有灵而各有语言,鸡鸣狗叫,马嘶驴鸣,呈现出众声鼎沸的嘈杂面目。捎话本意在沟通人与人、人与天的关系,却因语言和人类自身的局限,反在沟通的同时新添了误解,如同照亮而又带来黑暗。刘亮程最钟爱的驴鸣,高居于一切声音之上,象征着可与绝对真理相通的神性。作为人的对比,驴的存在映衬出人类真理的片面,也提示着人类从分裂走向融合的方向与可能的途径。从这个角度来说,刘亮程也是捎话人,如同转世后的库,用驴叫声将他体悟到的“天的真言”捎给小说的阅读者。  【注释】  [1]刘亮程:《捎话》,《花城》2018年第4期。  [2]当然,驴的叫声有时也会呈现为塔的形状,彩虹与塔的对应不必太拘泥,而且驴叫声形成的塔可以直达天庭,人的诵经声形成的塔则无法到达天庭。  [3]徐元诰撰,王树民、沈长云点校:《国语集解》,中华书局2002年版,第514—515页。  [4]王先谦、刘武撰:《庄子集解·庄子内篇补正》,中华书局1999年版,第288页。  [5]当然偶尔也有其他视角,如妥和觉的鬼魂视角,但是出现频率较低。  [6]王先谦、刘武撰:《庄子集解·庄子内篇补正》,中华书局1999年版,第245—246、249页。  [7]鲁迅:《略谈香港》,《鲁迅全集》(第3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  [8]王先谦、刘武撰:《庄子集解·庄子内篇补正》,中华书局1999年版,第288页。  
 
长江杯儿童文学优秀作品征集启事
第二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田工杯”廉洁微小说全国征文大奖赛
《人民日报》我与新中国”征文启事
2019田工杯”廉洁微小说全国征文大奖赛
300-800元/千字〡《天涯》杂志投稿须知
首奖2万〡第三届金鑫·张骞文学奖”征稿启事
第四届中国天水·李杜诗歌奖”征稿启事
50-100元/千字〡儿童有声故事绘本征稿啦!
首奖30万〡重量级大奖首届东吴文学奖”作品开启征稿
花城印记杯”2019中华大学生研究生新诗大赛  
第二届华语科幻文学大赛征文启事
万绿湖杯”全国小小说大赛启事 
童星”杯第四届临沂银雀文学奖征稿启事
关于《文艺报》征集文稿的通知
童星”杯第四届临沂银雀文学奖征稿启事 
第二届全国打工文学征文大赛
岑瀚杯”全国龙8国际pt平台诗大赛征稿启事
500-3000元/篇丨「好姑娘光芒万丈」2019约稿函
我与风筝的故事”征文启事
更多...

冯牧

邱华栋
更多...
龙8国际pt平台_龙8国际娱乐pt老虎机_龙8国际手机pt客户端“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打造全生命周期成本最低”,天加并购SMARDT开启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龙8国际pt平台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龙8国际pt平台   中国龙8国际pt平台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龙8国际pt平台   陕西龙8国际pt平台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龙8国际pt平台   重庆龙8国际pt平台   江苏龙8国际pt平台   山东龙8国际pt平台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龙8国际pt平台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龙8国际pt平台   浙江龙8国际pt平台   河南龙8国际pt平台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龙8国际pt平台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龙8国际pt平台   福建龙8国际pt平台   内蒙古小龙8国际pt平台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龙8国际pt平台   西部作家   泸州龙8国际pt平台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龙8国际pt平台   贵州龙8国际pt平台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龙8国际pt平台_龙8国际娱乐pt老虎机_龙8国际手机pt客户端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